• 欢迎访问商城县情网!   今天是
知沂水官吏部勤敏威正、有文誉教子婿精忠报国:马之图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3-12

马之图,进士检讨马刚中、指挥马柔中父,进士御史周汝弼、进士副使洪应衡岳父,河南承宣布政使司汝宁府光州商城县人,原籍锦衣卫,字斯洛,号澹然,明朝官员,明朝政治人物,明朝明神宗朱翊钧万历十三年(1585)乙酉科乡试中举人,明朝明神宗朱翊钧万历三十二年(1604)甲辰科殿试金榜三甲第218名进士。

马之图颖聪天成,才能出众,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很有文采了,并且享誉商城文坛,并于万历乙酉年考中乡试举人,然而马之图考运不佳,考中举人后六次上公车不第,没有在会试中中榜;但是马之图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勤学苦读,博览群书,只要是有益的书籍和文章,他都不轻易放过;不管是搜集来的辞章典籍还是有关国家军事、司法、刑名、礼乐及粮谷的文章和书籍,或者是有关时政利弊评论、科举人才等消息的发布,无不都想尽办法去筹到相关资料和书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马之图在中举19年后,第七次参加会试考中万历甲辰科进士,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进士梦。

马之图中进士后,于万历三十四年(1606)丙午奉旨来任山东承宣布政使司青州沂水知县,马之图学识丰富,在任沂水,造福一方,马之图为人勤劳头脑灵活,为政勤奋办事敏捷,对沂水地方豪强地主势力进行打压抑制,对饱受饥寒困苦的百姓和弱势民众也颇多扶助。万历年间沂水县水旱灾害频发,马之图到任后,多访黎庶,嘘寒问暖,劝农林桑,奖掖农垦,集资助捐,安定民心,稳定社情;沂水县民众思其德政,后世《沂水县志》均记载其宦迹。

马之图沂水知县期间,还利用沂水地方文化弘孝扬善,重文兴教,宣扬教化,对沂水县的孟母墓进行一番考证后,确信孟母确是安葬在沂水富王庄村,并且发动沂水县士绅捐资重建孟母庙,还写下了流传至今的《新建孟母庙记》一文。

沂水县保存一块在一条水沟的桥墩上发现的约70个文字残碑便是当年知县马之图所写《新建孟母庙记》。这块砌在桥墩里的残碑,与《沂水县志》里收录的马之图的文章,两相佐证,互为支撑,物为史证,史为物证。

马之图后升职到礼部,任礼部主事,还官历任礼部郎中;后又到吏部任职,授吏部稽勋司主事,明神宗万历年间,藩王、贵族等世爵冒滥,子弟承袭者,多以贿赂闻,马之图在职期间竭力矫正其中的弊端,杜绝请托,对请托贿赂之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并严格防范簪缨(世代做官的高官显宦之家)之族,马之图的做法使很多子弟面对世袭爵位相感而化,有的甚至感激涕下;后来马之图晋升为吏部员外郎,但是不久,后又擢升为吏部郎中,官居正四品。但是很不辛历吏部郎中后不久,马之图病卒于任上。听闻马之图去世的消息,熟知他的同僚们都纷纷为这么有才华有才干的官员早逝而感到惋惜可惜!

商城进士马之图还精于蔆鉴(面相,能看对人),善于知人善任,他授子成材,教长子马刚中以文,课次子马柔中以武,还在自己的女儿很小的时候就为两位女儿选择好夫婿,分别是后来考上的进士周汝弼和进士洪应衡。还曾经对他们说:“我的儿啊,你们都很有能力和才华,你们不但以后能高中科甲大富大贵,而且你们这四个孩子以后个个都是能鞠躬尽瘁、报效国家的忠贞之士!”

马之图的预测和看人真准,他死后,长子马刚中考中进士官至翰林院检讨,次子马柔中考中武举官至军事指挥使,女婿周汝弼考中进士累官至御史中丞,女婿洪应衡考中进士官历阳和兵备副使;马之图的两子两婿都成为明朝万历年间到崇祯年间的名震豫南的名士,他们或刚烈、或殉难,或死谏,或忠义。悉如马之图所言。

马之图家族父子翁婿两代人的功勋和事迹构成豫南商城蔚为壮观的忠烈谱!历版《商城县志》均为马之图父子立传,马之图也被后世崇祀商城县乡贤,马之图墓归葬在商城夹山店

附:商城进士沂水知县马之图:《新建孟母庙记》

余自丙午握符于兹,每郡谒,道经沭水,东望山峦郁郁葱葱,意其中必有古人遗迹、先贤陵墓。第其时水旱频仍,簿书旁午,无暇采询。迨庚戌大计回,招土人问之,始知其地有孟母墓在焉。嘉靖初年,直诣马公稽考既的,檄袁公除治表章,意甚盛也。工未竟,两公相继迁去,数椽之室复为土人祠山鬼矣。岁久倾圮,一石一木无有存者。山鬼祠废,而孟母庙之名依然存焉,余因得凭而吊之。见峰峦竟翠,草木蒙茸,怪石森立,左右一水环抱,不觉喟然叹曰:“是诚贤母之所止而亚圣之所择也。”爰命工治宇修墓,而以乡民某董其事。为室若干楹,费若干缗,一无所需于民间,甫阅月而成矣。又念守视无人则荒凉继至,牧樵不禁则崇祀易湮,复捐俸易田三十亩于墓侧,令守者据以为常,而一岁香供两祀陈设,咸取给焉。事竣,当勒一言以记岁月,余因是有感矣。古今兴废有时,显晦无定,而合葬非古,《檀弓》非欺我也。子舆氏,邹人,三岁丧父,葬于邹之马鞍山下,母氏携孤迁徙无常。后孟子仕齐,奉母以行,遂终于齐。经所谓“自齐葬鲁”,而沂实鲁之北境也。观《春秋·文王十二年》“季孙行父帅师城诸及郓”,“郓为沂故墟”,杜预业有明注。管仲曰“南至穆陵”,穆陵非齐鲁分疆乎?而反齐止嬴,则穆陵北三十里之遗址固在也。此为孟母葬处无疑矣。兵燹之余,后人失于考稽,遂以马鞍山为孟母墓。夫合葬非古,孟子固行古之道者。此为母墓而父墓可无征乎?孟子去齐归邹,终葬于邹之四基山,去邹三十里,后之人尚不知也。历宋景佑,兖守孔道始表章之,则孟子之子孙又安知沂有母墓,来一展视乎?此一墓也,载在《齐志》而谬云文献无征,沂本鲁地而猥云惟邹为鲁。详考于马、袁两公,而祠宇旋废,禋祀无闻,垂九十余年。余不佞,始新其祠,封其墓,则信乎兴废有时,显晦无定,而大圣大贤不能逃也。余是以于是役之成,不一及断机徙舍之贤,扬声掩过之德,而但详稽其履历,明辨其山川,使后之君子有所据以为真,笾豆常饬,禋祀不废,时加补葺,时加封植,则孟母之灵妥,而孟氏之生死光矣!

据康熙《商城县志》、嘉庆《商城县志》、民国《商城县志》、康熙《汝宁府志》、道光《沂水县志》、康熙《沂水县志》等资料编撰。

 

 

作者简介

雷鸣,河南省商城县金刚台镇人,2003年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历史系,高中历史教师,现任教于广东省东莞市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广东省历史骨干教师。

 

栏目测试8

栏目测试6

栏目测试5